湖南郴州原纪委书记利用双规敛财数千万

时间:2019-10-29  author:木环  来源:澳门电子游戏  浏览:33次  评论:10条
湖南郴州原纪委书记利用双规敛财数千万
曾锦春

湖南郴州原纪委书记利用双规敛财数千万
黄元勋给省委书记写遗书

湖南郴州原纪委书记利用双规敛财数千万
郴州官场腐败窝案震惊全国

湖南郴州原纪委书记利用双规敛财数千万
40万元一块的保护牌

   湖南省郴州市原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曾锦春贪腐金额初步查明

  文/图本报记者易建成通讯员李根

  本月11日,湖南省纪委透露,目前已初步查明郴州市原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曾锦春受贿3000余万元,不明财产5000万元。

  2006年9月19日下午4时多,湖南省检察院和省纪委的工作人员突然来到湖南郴州市,带走了郴州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曾锦春和他的妻子、女儿、女婿等5人,这一消息立即传遍了郴州的每一个地方。郴州市各地群众走上街头,像过年一样燃放起烟花爆竹昼夜狂欢,庆祝这个在当地无恶不作11年的大贪官落马。群众还打出了“感谢党中央铲除腐败分子曾锦春”的横幅,感谢上级政府为当地除掉了这颗毒瘤。

  曾锦春的倒台让当地老百姓欢欣鼓舞,也为党中央反腐败涂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记者在郴州采访时发现,当地报刊亭上报道曾锦春落马的报纸卖到10元到20元一份仍被抢购一空,连复印件也卖到了5元一份。为什么曾锦春在当地的民愤会如此之大?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本报记者深入采访,力求揭开这个郴州第一黑贪高官的老底。

   又贪又狠

   省纪委三次调查扳不倒他

   另一贪官李大伦落马,调查才找到突破口

  曾锦春,湖南省郴州市汝城县人,曾任郴州市临武县县委副书记、县委书记、郴州地区国土局局长,从1995年开始担任郴州市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掌控纪检权11年。记者在郴州采访时,听到当地干部群众谈论最多的是曾锦春又贪又狠,上下通吃,连“河里的螺蛳都不放过”。

  桂阳县原纪委书记、人大主任刘城琅说:“所谓贪,就是涉及到经营的案子,他认为有油水的,不论案子大小,他都要直接插手,都要抓,一抓到底,亲自出马。所谓狠,就是不择手段。”

  案发前,因群众不断反映郴州市原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曾锦春存在严重违纪问题,湖南省纪委曾三次派出调查组进行了解初核。但由于曾锦春所处岗位的特殊性、反调查能力比较强,加上反映的问题不够具体,未能查实其违纪问题。2006年7月,湖南省纪委利用查处郴州原市委书记李大伦受贿案的有利时机,终于找到了曾锦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突破口,并于9月19日对曾锦春采取“双规”措施。

  经初步查明,曾锦春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在办理采矿证、争夺矿山资源、承揽基建工程项目、违法释放在押人犯、干部提拔调动等事宜上提供帮助,先后收受私营矿主、建筑承包商、党政干部等70余人财物,合计人民币3000多万元,另有来源不明家庭财产折合人民币近5000万元。目前,检察机关正在对此案作进一步侦查。

   超常发明

   40万一块铜牌批发保护伞

   不买账的私营企业主,立即“双规”伺候

  担任过桂阳县纪委书记4年的刘城琅,曾经是曾锦春的部下,他对曾锦春敛财的手段十分熟悉,他告诉记者,在如何敛财上,曾锦春做了超常规的发明。在郴州,记者见到许多企业挂着一块铜牌,铜牌上写道:“私营企业合法权益重点保护单位”,“优化经济发展环境联系单位”,而发铜牌的单位正是曾锦春一手把持的郴州市纪委和监察局。

  郴州市宜章县私营业主彭北京,曾遭到曾锦春指派的黑社会打手追杀,他不得不离开家乡丢下生意到深圳谋生。他告诉记者:“那牌子40万元一块。企业买了这个牌子,很多事情就好办了,你不买的话将寸步难行。”

  据了解,在湖南郴州,稍微上规模的企业,都要花40万元从曾锦春那里购买这样一块保护牌,只要挂上这块牌子,企业就成了曾锦春的重点保护单位,任何人、任何单位都不得对企业的生产和经营进行干扰。

  仅发牌子一项,曾锦春领导的纪委收入就达到1000万元以上,那么,对于那些不买牌子的企业,曾锦春是采取什么手段来对付他们的呢?

  1998年3月,郴州市桂阳县私营企业主李民主在湖南省政府的批准下,与其他两位股东投资改建了湖南省第一条民营公路―――省道“1842”线的桂阳段,并设立了公路收费站。收费站开始收费不到10个月,他与两位股东就突然被曾锦春派人带走。

  “他说我涉案,但是哪个经济案子与我有关系又不说,反正把我丢进去以后关了28天。”李民主说,他不明白,自己并非党政干部,也没有违法行为,曾锦春为什么要借“双规”的名义拘禁他。有位工作人员对他说:“你们要有经验了,做这么大的生意一定要找保护伞的,找个保护伞一年40万。”

  李民主没有按这位工作人员的提醒向曾锦春交纳40万元的保护费,于是,他又被关了20天。之后,曾锦春派人通知他,只要交了违纪费就可以放他出去了。“我就借钱交了8万,交了8万以后,他们还是不放,以为我有钱,又开了一张条子,让我再交20万。”

  曾锦春派人给李民主开了一张缴费清单:款项有违纪款、工作人员的食宿费和请临时人员的工资,共计20多万元。此后曾锦春多次派人非法拘禁李民主,并以侵吞国有资产等罪名,强迫桂阳县政府发出通告,甚至动用几百人强行接管了李民主等人投资的收费站。

  非法拘禁

  操控法院帮亲信抢“肥肉”

  “铜牌”变“纸牌”,为敛财保护伞变手枪

  已经交了保护费的企业,同样难逃厄运。借双规的名义,曾锦春把非法拘禁用到了极致。为了敛财,什么人都可以非法拘禁。

  彭北京在郴州市宜章县与人合伙开了一家效益不错的水泥厂,早在1998年,他的水泥厂就挂上了曾锦春批发的保护牌。然而,他没有想到曾锦春一样要非法拘禁他。“四支枪把我顶住,把我搞下车,用那个大封口的纸把我的眼睛蒙住,反捆双手把我弄到他们的车上。”彭北京说,2000年4月的一个晚上,曾锦春指派黑社会的人把他从广州抓回郴州进行非法拘禁。

  在被非法拘禁了8天之后,曾锦春手下的人叫彭北京拿出9000多元钱的生活费,才把他放了,事后彭北京才知道,曾锦春派人拘禁他的目的是要帮助其亲信黄生福霸占彭北京的水泥厂。

  彭北京说,水泥厂是彭北京同曾锦春的亲信黄生福、还有宜章县城南乡企业办三方合作开办的,黄生福曾经同彭北京签订了一个内部股权转让的协议,但是由于各种原因,这个协议并没有履行。然而,让彭北京没有想到的是,黄生福竟拿着这个没有履行的无效协议,把彭北京告上了法庭,要求彭北京支付给他股权转让费。

  在曾锦春的一手操纵下,这个无效协议竟在法院变成了有效协议,法院判决彭北京付给黄生福400多万元。法院执行时,不顾其他股东的利益,在没有评估、清点和交接的情况下,把整个价值5000来万元的水泥厂以400多万元的低价,直接拍卖给了黄生福。彭北京说:“曾锦春在这里面分了100多万元。”

  大小通吃

  法官不听命立刻全双规

  一件案子三个结果,谁送的钱多谁就赢

  插手经济案件,成为曾锦春最厉害的敛财手段。原被告通吃,谁出钱多,谁的官司就能打赢。

  王文汉也是宜章县的私营企业主,作为郴州人,他早就对曾锦春的神通广大有所耳闻。2001年11月,王文汉在与广东省一家公司的经济纠纷中,他通过中间人送了60000块钱给曾锦春。

  不久,曾锦春便通知宜章县法院,要求立即开庭并限定他们在一个星期之内要出判决书。由于这个案子比较复杂,法院并没有拿出判决书。“出不来的情况下,后边他就把法院的院长、两个副院长和一个庭长,四个人全进行双规了。双规以后,代理院长很快就给出了判决书,判我胜诉了,判了170多万元给我。”王文汉如是说。

  被告方不服这个判决,他们上诉到了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也找到了曾锦春。于是,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该案发回到宜章县法院重审。在这个重审当中,曾锦春开始帮被告方了。

  根据原、被告双方给曾锦春钱的多少,判决书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三份判决三个不同的结果:第一份判决判王文汉胜诉,被告支付170多万元;第二份判决又判王文汉胜诉,被告支付70多万元;第三份判决却出现了360度的大转弯,王文汉败诉了,他不仅一分钱拿不到,而且连诉讼主体资格都没有了。王文汉说:“还要判我倒送七万多块钱诉讼费。”

  煤矿捞金

  入股批条子谁都不敢管

  指示黑恶势力收保护费,不给就出动猎枪

  曾锦春最“关注”的还是郴州的矿产资源。郴州市共有500多家煤矿,不管有证的还是无证的,曾锦春都要管。在郴州,一些干部群众在背后都叫曾锦春“曾矿长”。整个矿业整顿那几年,曾锦春捞了不少钱。

  2005年11月,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在检查宜章荣福煤矿时发现,这个煤矿既无整改方案,也没有资金预算,更没有整改期限和责任人,根本就没有进行整改。而矿主是当地一个叫黄生福的人。2000年,黄生福用13万元买通了乡党委书记,从而把这个资产达8000多万元的国有煤矿,以400多万元的低价弄到手里,导致国有资产严重流失,这在当地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群众将此事举报到郴州市纪委。市纪委为此还下发了一个文件,查实这个煤矿在招标中有暗箱操作和贿赂行为,宣布招标无效,要求重新招标。在这个过程中,黄生福结识了曾锦春。

  据称,黄生福给曾锦春送了100万元,曾锦春授意黄生福向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荣福煤矿的招标有效。在曾锦春的操纵下,这个被郴州市纪委宣布无效的招标又变得有效了。

  黄生福本来就是当地的一个黑恶势力的头目,而曾锦春在郴州矿区敛财,也正好需要黄生福这样的黑恶势力充当中间人和打手,于是两人成了好朋友,曾锦春负责充当保护伞,黄生福负责在伞下收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曾锦春在矿区敛财的主要方式有两种:“一个是采取入干股,第二就是曾锦春批的条子,当地政府就不敢去查了。”

  对于那些效益一般的小煤窑,曾锦春就指使黄生福的黑恶势力去收保护费,每吨煤30元,谁要是不给,他们就大打出手。村民曾远祥说:“我一看他们拿着猎枪,转身就跑,转身的时候他们就开枪了,第三枪打到我后,把我从田上拖下来,总共砍了10刀。”宜章县梅田镇龙村村民曾远祥,由于不交保护费被黄生福的手下砍了10刀,右手被打残,至今身上还有几十粒铅弹没有取出,如今家里已经没有钱给他治病。同曾远祥一样被黄生福的黑恶势力打伤打残的村民众多,有大脑受到严重损害的村民李良云,有被刀砍伤的李强军等等。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c/l/2007-04-14/143112778550.shtml